从拒收百元到敛财480万 一名公安局长的忏悔书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6-09-28浏览次数:45

  核心提示 

  2005年11月,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原局长邵建伟因受贿罪被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9年,邵建伟当庭表示不上诉。据悉,在邵建伟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前,他禁不住流下了愧疚、悔恨的泪水,他真诚地向组织请求,做“反面教员”来教育大家,警示大家。从拒收100元感谢费到敛财480余万元,邵建伟在其忏悔书中讲述了其堕落轨迹和心路历程,读来令人深思,发人深省。 

  我很快就要离开党组织,不再是一名党员了,但希望用我从一名拒贿百元的青年民警到受贿百万元的公安局长的蜕变过程,教育大家,警示大家。

  我曾立志当好警察,月薪48元时曾拒绝100元的感谢款 

  1978年,我在农村插队落户期间考入山西省人民警察学校,1980年被分配到太原市公安局北城分局杏花岭派出所担任民警。在那个年代,对于“插队青年”来说,梦寐以求的就是早日回城,找一个好工作。因此,从参加工作到担任所长前这段时间,我主动加班加点,不需领导安排指示,也不要加班报酬。1983年,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全国第一次“严打斗争”中,因为侦破多起大案,我被授予二等功。之后不久,在分局民警业务技能考核中,我获得第一名。 

  即使是最基层公安机关的普通民警,手中也有一些查办刑事治安案件、办理公安业务手续的权力。因此,我常常遇到请吃饭、送礼物的情况,我不仅不收礼物,连请吃饭都婉言谢绝。1983年左右,一位老人找我给他儿子办理户口手续,我按规定给他办了。事后老人送给我100元人民币,我坚决拒绝了。当时我的月工资是48元。不久,《太原日报》报道了此事,那是老人给报社写信所致。 

  我常想:有职有权固然好,但一退休全没了;不如有钱,永远是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时间长了,入了党,担任领导了,手中权力也大了,来自各方面的诱惑也多了,我的思想也逐渐发生了变化。我长期从事公安工作,特别是长期担任公安基层领导工作,工作时间不稳定,精神高度紧张,常常感到精疲力尽,疲惫不堪。本来作为一个党员干部,为了党的事业牺牲一些个人利益是应该的。党和政府对公安干警的待遇也是照顾的优厚的。但是在一些通过各种方式先富起来的人面前,我的内心还是产生了不平衡,心想如果投入这么大的精力体力做别的工作,我可能也富起来了。 

  社会是纷繁复杂的,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想,各种各样的物质利益,随时随地无时不刻地在影响人、腐蚀人、诱惑人。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封建颓废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升官发财,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包括“主观为自己,客观为社会”的灰色思想,对我的思想产生了影响。由于地位变了,权力大了,我还要常常面临一席酒宴,一次旅游,一件物品,一叠人民币的物质诱惑。这些对我形成了蜕变的思想压力和物质压力。面对蜕变的思想压力和物质压力,在我身上生物人性与党员党性一度发生了激烈的斗争,最终生物人性,战胜了党员党性,低层次的人生思想精神层面战胜了高层次的人生思想精神层面。在各种各样的物质利益诱惑下,我的思想发生动摇,紧接着发生了变化。 

  我常想,有职有权固然好,但到60岁一退休,什么都没有了,更不可能百年之后留给家人孩子。不如有钱,永远是自己的,身后可以留给家人孩子。我常羡慕那些私企老板,只要身体允许可以一直干,不考虑退休,而且挣到的钱是属于自己的。我一想到自己退休后无权无势、寂寞清贫的生活,心中就不快。于是,我把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定位在获得更高的职务,拥有更多的物质财富上,党的宗旨、人民的利益已被全部置之脑后。这时的我只有一己之利,公仆意识荡然无存。

  在我追求权力的过程中,脑力体力一刻也没有松懈过 

  我开始处心积虑地追求权力。为了攫取更大的权力,我主要做了六方面工作: 

  第一,坚定信心,确定目标。我对现有的职务总是感到不满足,总是处心积虑追求上一级职务,常年的日常事务都紧紧围绕这个目标。当然这里包括干好工作。不满足感和高度精神紧张常常使我感到精疲力尽,暴躁易怒。我感到在我追求权力过程中脑力体力一刻也没有松懈过。 

  第二,注意学习提高。政治理论方面没有注意,主要是注意业务方面的学习提高。我很注意欧美等西方国家以及台湾在选举方面的有关报道、有关资料。看到他们的候选人筹集竞选资金,接受赞助,靠金钱选举的“金权政治”生态,认为我们国家也一样,无非是方式不同。他们把钱花在竞选宣传和选民方面,我们则把钱花在关键领导身上,异曲同工,殊途同归。平时朋友之间闲谈时,也常就某个人提拔快的诀窍,研究、分析、借鉴。平时也观察那些提拔突出的人的背景、关系、方法和手段。  

  第三,干好工作。我的性格追求完美、争强好胜,又长期担任一把手。这使我工作起来从不输人,不甘落后。 

  第四,打好群众基础。日常工作中,内部同志找我办事,可办可不办的我都很痛快干脆地办了,从未有意拖延。后来由于竞争的需要,这成了我的自觉行为。这是拥有内部好人缘的关键。 

  第五,积蓄一些钱物,利用职务之便收受钱物。每当我收到一件比较好、比较名贵的物品时,我总是先想着送给领导,而不是留给自己用。我还很注意与私企老板们的交往,想着能够在提拔的关键时刻得到他们的帮助。事实上,老板们都深谙官商勾结、权钱交易之道。他们都鼓励我向上竞争,并表示会对我提供金钱物质帮助,而关键时刻确实是这样。 

  第六,贿赂关键领导。对于我瞄住的职位,我先明确谁是对这个职务的任命起决定作用的关键领导。然后,或通过关系介绍,或以工作名义见个面。认识了,以后就多接触、多汇报、多关心这些领导,利用各种机会礼节性地送钱送物,投石问路,进而建立互信关系,增进感情。一旦到了调整干部的关键时刻,就大数额送钱,用钱买官,以钱换权。